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一起讀經典:《論語》學而第一
05-24 08:34:54 來源:大渡口發布微信公眾號

大渡口發布微信公眾號消息,文化恒久遠,經典永流傳。

自5月21日起,大渡口發布推出一檔全新的有聲欄目——《一起讀經典》,與您一起感受傳統國學的文化魅力。

我們在每周一三五的清晨7點于大渡口發布官方微博、義渡熱愛客戶端上同步首發,大渡口發布微信公眾號、大渡口手機臺則在當天稍晚推送,每周二四六則以微博重播復習,每期節目內容包括:經典原文,參考譯文,誦讀音頻時長約三分鐘。

《論語》

學而第一02

【學而篇導讀】

朱子曰:此為書之首篇,故所記多務本之意,乃入道之門、積德之基、學者之先務也。凡十六章。

《論語注疏》曰:此篇論君子、孝弟、仁人、忠信、道國之法、主友之規,聞政在乎行德,由禮貴于用和,無求安飽以好學,能自切磋而樂道,皆人行之大者,故為諸篇之先。既以“學”為章首,遂以名篇,言人必須學也。

錢穆先生曰:孔子一生重在教,孔子之教重在學。孔子之教人以學,重在學為人之道。本篇各章,多務本之義,乃學者之先務,故《論語》編者列之全書之首。又以本章列本篇之首,實有深義。學者循此為學,時時反驗之于己心,可以自考其學之虛實淺深,而其進不能自已矣。

雪公曰:人非生而知之者,故人生來即須求學。學,覺也。學喻開蒙,學然后知不足。故二十篇以“學而”為首。

康有為曰:周時用竹簡,凡簡若干以韋束之為一篇。

【原文】

子曰:“弟子入則孝,出則弟,謹而信,泛愛眾,而親仁。行有余力,則以學文。”

【參考譯文】

孔子說:“后生晚輩在家要孝順父母,出門在外能敬事兄長,言行謹慎而誠信,博愛眾人,并且親近有仁德者。如此修行實踐,還有余力,就用來學習經典。”

【釋詞】

弟子:指后生晚輩。弟子,相對兄父而言,指的是人幼少為弟為子之時。

弟:悌,順道,能夠侍奉諸兄師長。前人云:教弟子先以孝悌。

謹而信:謹,謹慎,行之有常也(從行事上來說)。信,誠信,言之有實也(從言語上來說)。

泛愛眾:泛,博、廣泛、普遍之意。泛愛大眾,而對于其中之仁者尤其要親近而學習。“君子尊賢而容眾。”

親仁:親近有仁德之人。

行有余力則以學文:以孝悌、謹信、愛眾、親仁為根基,然后用其余力來學文。文,指經典或者文章,乃至括而言之一切學術思想、典章制度。余力,閑暇余力。以,用。

【先賢精義】

《論語注疏》曰:此章明人以德為本,學為末。

尹氏曰:德行,本也。文藝,末也。窮其本末,知所先后,可以入德矣。

鄭汝諧曰:學,有本有文……文,固不可不學,其本則固有在矣。孝弟、謹信、博愛、親仁,所以為賢,為君子者,皆自此出。必學乎此,以其余閑之力而學文,是之謂務本。

李炳南曰:所求之學有其先后。孔子以四科施教,德行,言語,政事,文學。首為德育,先正其心也。后為文學,游于藝也。……行此五事以外,即是余力。弟子求學,當先以此五事為本。行此五事,非無余力學文,是言學文先求其本,無本之文不可取。

朱子曰:愚謂力行而不學文,則無以考圣賢之成法,識事理之當然,而所行或出于私意,非但失之于野而已。

《論語正義》曰:君子尊賢而容眾,故于眾人,使弟子泛愛之,所以養治其血氣,而導以善厚之教。又使之親近仁者,令有所觀感也。

錢穆先生曰:本章言弟子為學,當重德行。若一意于書籍文字,則有文滅其質之弊。但專重德行,不學于文求多聞博識,則心胸不開,志趣不高,僅一鄉里自好之士,無以達深大之境。

徐英曰:圣人教人,以孝弟仁愛為本,而以文為末,故以余力為之。今人逐末舍本,人欲橫而天理亡矣。

康有為曰:蓋以孝弟發其行仁之始,以泛愛眾極其行仁之終,以謹信肅其行仁之規,以親仁熏其為仁之智,而后學文以廣其智益。

《孝經》云:孝悌之至,通于神明,光于四海,無所不通。

孟子曰:人之所不學而能者,其良能也;所不慮而知者,其良知也。孩提之童,無不知愛其親者,及其長也,無不知敬其兄也。親親,仁也;敬長,義也;無他,達之天下也。(論語正義:是孝弟本人所自具,因弟子天性未漓而教導之。)

《松陽講義》:大抵人之氣稟雖有不同,然亦差不多;只是從小便習壞了。氣稟不好的,固愈習愈壞,即氣稟好的,亦同歸于壞。童蒙之時,根腳既不曾正得,到得長大時,便如性成一般,即能回頭改悔,發憤自新,也費盡氣力;況改悔發憤者甚少,此人才所以日衰,皆由蒙養之道失也。后世為父兄者,有弟子而不教,固無論矣;即有能教者,又都從利祿起見,束發受書,即便以利祿誘之,不期其為大圣大賢,而但愿其享高官厚祿;這個念頭橫于胸中,念頭既差,工夫必不能精實,只求掩飾于外,可以悅人而已。教學如此,人才安得而不壞哉。為人父兄者,胡不一思,而甘使子弟為俗人也。 

編者按:此章講教育子弟之本末,尤為重要。現在之兒童教育聚訟紛紛,不如深思此章,必有所悟。

【原文】

子夏曰:“賢賢易色;事父母,能竭其力;事君,能致其身;與朋友交,言而有信。雖曰未學,吾必謂之學矣。”

【參考譯文】

子夏說:“能改易好色之心用以尊重賢德的人;侍奉父母,能夠盡心盡力;服務君上,能夠盡職盡責;與朋友相交,能夠言而有信。這樣的人,即使他自己說沒有學過,我也一定說他是學過。”

【釋詞】

子夏:卜商,字子夏,衛國人,小孔子四十四歲,孔子晚年弟子。

賢賢易色:對于妻子,看重的應該是德而不是容色。賢,以…為賢,尊敬。賢,賢德。易色,輕略于色,不看重容色。“君子之道,造端乎夫婦”,夫婦為人倫之始,有夫婦才有父子、君臣、兄弟、朋友,故此文敘于事父母、事君之前。陳祖范曰:在婦,為嫁德不嫁容;在夫,為好德非好色。

事父母能竭其力:指普通人盡心盡力孝養父母。《孟子》曰:我竭力耕田,供為子職而已矣。《曾子大孝》云:小孝用力,慈愛忘勞,可謂用力矣。《孝經》云:用天之道,分地之利,謹身節用,以養父母,此庶人之孝也。

君:天子諸侯及卿大夫,有地者皆曰君。

致其身:先公后私,盡職盡責。前人云:君子不以私害公,不以家事辭王事,事君不得私愛其身,事君能致其身為忠。《論語》云:君使臣以禮,臣事君以忠。

【先賢精義】

游氏曰:三代之學,皆所以明人倫也。能是四者,則于人倫厚矣。學之為道,何以加此。子夏以文學名,而其言如此,則古人之所謂學者可知矣。故《學而》一篇,大抵皆在于務本。

錢穆曰:四句分言夫婦、父子、君臣、朋友四倫。

李炳南曰:此章說倫常之義。倫者五倫,常者不變也。此為人倫之學,時代有變遷,此學不能變。賢賢,上賢字作貴重講,下賢字作賢德講。易色,易作輕字講,色是美色。此明夫婦之倫。夫婦重德不重色,以正人倫之始。事父母能竭其力,此理之當然。君者國之領袖,國為大團體,既曰事君,則必先公后私,故曰能致其身。公教人員,食于民,當以民事為先。交友必須信實,辦事、言語,皆無欺,可謂有信。五倫為學之本,行在五倫,即是學矣。

康有為曰:人道始于夫婦,夫婦牉(pàn)合之久,所貴在德。以賢為賢,言擇配之始,當以好德易其好色。蓋色衰則愛弛,而夫婦道苦,惟好德乃可久合。

鄭汝諧曰:味此數語,乃誠慤篤實者之為也。凡天資之美者,學以進之;其不美者,學以化之。

錢穆曰:上章孔子言學,先德行,次及文,故《論語》編者次以子夏此章。或謂此章語氣輕重太過,其弊將至于廢學。然孔門論學,本以成德為重,后人分德行與學問而二之,則失此二章之義矣。

陳澧曰:為人孝弟,賢賢易色,事君致身,朋友有信,五倫之事備矣。時習學文,格物致知也。忠信不巧言令色,誠意正心也。三者,修身也。孝弟,齊家也。道國,治國也。犯上者鮮,作亂者未之有,天下平也。

【附錄】

“賢賢易色”另兩解附錄于此。

孔安國曰:易色,言以好色之心好賢則善也。

皇侃《論語義疏》曰:凡人之情,莫不好色而不好賢,今若有人能改易好色之心以好于賢,則此人便是賢于賢者,故云“賢賢易色”也。

邢昺《論語注疏》曰:此章論生知美行之事。“賢賢易色”者,上“賢”,謂好尚之也。下“賢”,謂有德之人。易,改也。色,女人也;女有姿色,男子悅之,故經傳之文通謂女人為色。人多好色不好賢者,能改易好色之心以好賢,則善矣,故曰“賢賢易色”也。

朱子曰:賢人之賢,而易其好色之心,好善有誠也。

皇侃《論語義疏》又曰:上“賢”字,猶“尊重”也;下“賢”字,謂賢人也。言若欲尊重此賢人,則當改易其平常之色,更起莊敬之容也。

【原文】

子曰:“君子不重則不威,學則不固。主忠信,無友不如己者。過則勿憚改。”

【參考譯文】

孔子說:“君子不厚重就沒有威嚴,所學就不堅固。為人行事當以忠信為本,不要與志趣不像自己的人交朋友。有了過失就不要怕改正。

【釋詞】

不重則不威:重,厚重,敦厚。威,威嚴。人不厚重,則失威嚴,不為人敬。

學則不固:固,堅固。人不厚重,則所學就不能鞏固不失。固,亦作“固塞”解。

主忠信:行事以忠信為主。

無友不如己者:無,通“毋”,禁止之辭。如即是“如”、“若”之意。不如,不似、不像。緊承上文“主忠信”,為人行事當以忠信為本,不忠信之人不與之為友。

《論語后案》:不如己者,不類乎己,所謂“道不同,不相為謀”也。

過則勿憚改:過,過錯。勿,不。憚,畏難。《論語注疏》:人誰無過,過而不改,是謂過矣;過而能改,善莫大焉。故茍有過,無得難於改也。

【先賢精義】

《論語集解》曰:一曰:言人不能敦重,既無威嚴,學又不能堅固,識其義理。

《論語義疏》曰:君子既須威重,又忠信為心,百行之主也。

《周易》曰:忠信,所以進德也。

朱子曰:輕乎外者,必不能堅乎內,故不厚重則無威嚴,而所學亦不堅固也。人不忠信,則事皆無實,為惡則易,為善則難,故學者必以是為主焉。自治不勇,則惡日長,故有過則當速改,不可畏難而茍安也。

程子曰:人道惟在忠信,不誠則無物,且出入無時,莫知其鄉(向)者,人心也。若無忠信,豈復有物乎?又曰:學問之道無他也,知其不善,則速改以從善而已。

李炳南曰:親近忠信之人,以忠信之人為師。學須有師,又須交友。無友不如己者,如字古注有異解,一作“似”字講。茲從之。不如己,指在修養道德方面不似我,例如我講求忠信,彼則講求詐術,彼我志不同,道不合,不能結交為友。無友之無,舊文作毋,義為勿。無友不如己者,即是勿交與我道不同之人為友。

康有為曰:一切虛偽,無源之水,無根之木,必不能久,故不誠無物。

鄭汝諧曰:主忠信,尊德性也。擇友以輔之,改過以成之,內外交相養之道。

《松陽講義》曰:不重而無威嚴固害事,不重而學不固尤害事。蓋學必深沉而后能固,不重則浮。學必鎮靜而后能固,不重則躁。讀書窮理之功必隨得而隨失,省察克治之念必乍密而乍疏,在初學之士必難成就,即積學之士亦且多走作。

徐英曰:輕浮之人,學亦未能深固其根本也。故君子行必威重,學始深固。

錢大昕曰:過者,圣賢所不能無也。自以為無過,而過乃大矣。自以為有過,而過自寡矣。……顏氏之子有不善,未嘗不知,知之未嘗復行,故能不貳過而入圣域。仲由喜聞過,令名無窮焉。圣賢之學,教人改過遷善而已矣。后之君子,高語性天,而恥言改過。有過且不自知,與圣賢克己之功遠矣。

胡居仁曰:改過最難,須實做操存省察功夫,使吾身心緊密,放辟之心不生,則大本堅固,過失雖覺而不行也。若欲防患于預,須以敬為主,不使須臾慢忽。

程子曰:君子自修之道當如是也。

云門隱者按:君子不重(病)則不威(病癥),學則不固(病癥)。主忠信(治),無友不如己者(方)。過則勿憚改(方)。”

原標題:一起讀經典 |《論語》學而第一 002期

【免責聲明】上游新聞客戶端未標有“來源:上游新聞-重慶晨報”或“上游新聞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與上游新聞聯系。

  • 頭條
  • 重慶
  • 悅讀
  • 人物
  • 財富
點擊進入頻道
北京pk拾赛车是正规的彩票吗 叮当彩票网址 金牛安卓棋牌 奔驰宝马电玩城破解版 捕鱼大师苹果版怎么下 会所是怎样赚钱的 猫咪现在的网址是什么啊 百度外卖怎样赚钱 如龙4赚钱攻略 快乐双彩 单机免费打麻将单机版 天津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广东快乐10分 微博问答赚钱太多了 捕鱼大师安卓版下载安装 足球500万比分直播 31选7开奖号码183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