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頭條 > 正文
學生持磚“10秒9下”將老師砸進ICU 老師20天未蘇醒
11-14 11:40:28 來源:澎湃新聞

澎湃新聞消息,臨近10月末,冷空氣南下至四川仁壽,縣城下起了小雨。同往常一樣,仁壽城北實驗初級中學老師黃韜(化名)吃完午飯后,回教室陪學生自習。12點21分,他從后門進來,將手中收起來的雨傘重新撐開,打算放在空地上晾著,彎腰的瞬間,15歲的學生顏某沖了進來,雙手抱著一塊磚,猛擊其頭部。

這一幕被講臺上方的監控記錄了下來,并在網上流傳。“10秒內,砸了9下。”事發三天后,黃韜親屬陳琛(化名)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說,別的親屬不敢看視頻,就他看了,但僅有一遍,不忍再看。說這話時,他站在仁壽街頭抽悶煙。不遠處是當地有名的仁壽運長醫院,黃韜正躺在該院六樓的重癥監護室里,昏迷不醒。

陳琛想不明白,一名初中生為何會對自己的老師痛下狠手?在仁壽警方25日的通報里,此事被歸因于顏某“對老師日常管理不滿”。而在知情學生和當地教育部門的敘述中,起因則被具體為“顏某違規騎車載人被黃韜批評”。

當地有老師感慨,“這事令人寒心”。醫院附近的花店老板則感受到,小城里的師生關系并未因傷人事件而產生裂隙,反而“靠得更緊”——10月26日、27日,恰逢周末,不少學生來店里買花,到醫院看望黃韜。

目前,黃韜已被轉至成都華西醫院接受治療。家屬向澎湃新聞透露,截至11月13日,黃韜尚未蘇醒。

黃韜和兩個兒子在一起 受訪者供圖

“黃老師出事了”

10月24日這天,仁壽最高氣溫從前一天的22℃降至18℃。仁壽城北實驗初級中學初三學生張薔回憶,因氣溫驟降,當天中午吃完午飯后,其早早回到教室。

根據學校作息安排,學生飯后應在教室自習,直至12點55分午休。“我們班要求12點20分必須到教室。” 張薔說,其間,班主任多會選擇守在教室。在每間教室的后門處,均擺有桌椅,供老師使用。坐在這里,所有學生的情況一覽無遺。

12點30分左右,張薔班上打掃衛生的同學“提著垃圾桶慌慌張張”地闖了進來,大喊“黃老師出事了”。大家細問,該同學又稱,黃韜被班上的學生拿磚頭砸了頭,“流了很多血”,被人抬上了擔架。

聽到這些,張薔懵了,不敢相信。黃韜是初三年級數個班級的政治老師,同時擔任初三10班班主任,其教室就在4樓,張薔所在班級的樓下。“我很擔心。”張薔說,黃韜曾教過她兩年政治,為人“溫柔”,出現這樣的意外令人錯愕。張薔回憶,“很多老師都去幫忙了。”

安裝在10班講臺上方的攝像頭記錄下了當時的情況:24日12時21分,身著黑衣黑褲的黃韜從后門進入教室,走過供其使用的書桌;他將手中收起來的雨傘重新打開,以便放在空地上晾干;10班學生顏某緊隨其后,雙手緊握磚頭,從背后擊打其頭部。10秒內,打了9下。黃韜猝不及防,試圖用傘撐著身體,卻最終倒下。

彼時靠近兩人的一名學生受到驚嚇,從座位上彈了起來,后退了兩步,略作遲疑后,又和其他幾名學生圍攏過去,準備扶起黃韜。但黃韜已無法坐立,癱坐在地,靠著墻壁,留下一片血跡。顏某想沖上來繼續腳踹黃韜,被其他學生攔住拉開。有學生拿出手機,喊“撥120”。

隔壁班級一名學生回憶,事發時其正在上廁所,出來后發現,有老師和學生將顏某“逮住了”,另有人抱著黃韜的頭。

仁壽縣公安局次日通報,24日13時20分,公安局接到報警,有學生將老師打傷。接警后,民警趕至現場,將顏某帶回派出所調查,黃韜則被送往醫院搶救。

事發當天下午,從家人處得知親戚黃韜被學生打傷的消息時,陳琛(化名)尚在外地打工。“屋頭(家里)、學校忙成了一片。”他當晚趕回仁壽,和其他親屬守在醫院重癥監護室外,一夜未睡。

次日,家人們通過窗戶遠遠望了一眼黃韜。“判若兩人。”陳琛告訴澎湃新聞,彼時黃韜陷入昏迷,頭上裹著紗布,臉部腫大。而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,知情人士透露,黃韜“后腦勺的骨頭幾乎都被砸碎了”。

學生探望黃韜時送來鮮花,臨時放在了病房外面。 受訪者供圖

疑因“批評學生騎車”被報復

學生為何向班主任痛下“狠手”?根據警方通報,當日中午,15歲的顏某“對老師日常管理不滿”,故用磚頭將黃韜打傷。對此,仁壽縣教育局工作人員接受媒體采訪時稱,事情起因是顏某“在校違規騎車載人”,班主任黃韜“批評教育了他幾句”。

仁壽縣城北實驗初級中學成立于2013年6月,現有2200余名學生。作為一所成立不久的新學校,其被“百萬人口大縣”仁壽寄予厚望,成為當地進城經商、務工人員子女定點就讀學校之一。

10月26日,澎湃新聞探訪該校發現,其校區位于仁壽新城區,背靠仁壽一中,周邊多為繁華的商業區,校門口即在主干道一側,過往車輛較多。多名學生告訴澎湃新聞,為避免意外,學校一直規定,初中生不能騎車。張薔認為,該規定學校“人盡皆知”,“而且他(顏某)還載人了,這很危險,教育他必不可少”。

據學生們講,學校分為住校班和通校班,顏某所在班級為后者,學生可不住校,上完晚自習就回家。顏某“違規騎車載人”一事,即發生在傷人事件的前夜。“23日晚自習下課后,他騎車載人經過校門,門衛和巡邏老師發現了,又轉告給了班主任黃韜。”一名學生稱,次日,顏某受到黃韜批評,這成為傷人事件的“導火索”。

該校一位家長向澎湃新聞透露,自家孩子在黃韜任教的A班就讀,事發當天上午,顏某曾被黃韜從10班叫到A班,“站了一節課”,希望他“看看別的學生是怎么學習的”。對此,A班一名學生證實,當天上午政治課上,確有一名外班男生站在該班教室,“戴著眼鏡”,但不能確定就是視頻中打人的顏某。另一名A班學生則明確告訴澎湃新聞,被罰站的男生即是顏某,彼時并沒有感到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”。

傷人的磚頭從何而來?沒人說得清楚。多名學生稱,學校并無磚頭。澎湃新聞注意到,該校地處新城區,周邊有數處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。

不少了解顏某的受訪學生表示,顏某成績較差、紀律性弱、有些調皮。“用我們的話說,就是‘逛子娃兒’(游手好閑的人)。”張薔稱,為了“去網吧找顏某”,黃老師“曾在大半夜開著車滿城跑”。

對于顏某和班主任黃韜之間的關系,10月28日、29日,澎湃新聞曾向同為10班的多名學生尋求采訪,均被婉拒。其中一名學生欲言又止,稱“這事越說越麻煩”,目前就“希望老師早點康復”。

有傳言稱,顏某系當地“富二代”。據仁壽當地一名官方人士透露,顏某身份并無特別之處,其家長只是普通商人。紅星新聞此前報道,有老師稱,顏某家長在本地經商,對孩子缺乏管教,“他(顏某)說,很恨這個老師,要把這個老師弄死。”

對此,中國新聞周刊報道,據記者了解,顏某的父親開的是衛浴店,“早年的確掙了點錢”。陳琛11月12日告訴澎湃新聞,近日顏某父母已主動請求和黃韜親屬見面。“黃韜愛人和姐姐去見了,說了什么我不清楚。”陳琛稱,這是傷人事件后,對方的“首次露面”。

事發學校門前為交通主干道,來往車輛較多,學生不允許騎車。 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圖

“溫柔負責的老師”

陳琛介紹,黃韜三十余歲,從宜賓一所高校畢業后即回故鄉任教,“最初在仁壽鄉下做老師”,2014年,黃韜考進城北實驗初級中學。黃韜和妻子育有兩個兒子,大的6歲,小的2歲。黃韜父親剛去世一年多,現在本人又受此重傷,一家人深受打擊。“黃韜母親得知此事后,險些昏厥。”陳琛說,擔心老人身體受不了,至今不敢讓她來醫院探望。

對于網上流傳的近兩分鐘施暴視頻,“別的親屬不敢看”,陳琛“堅持看了一遍”。“就想知道這個學生是怎么下得了手的。”看完視頻,陳琛心疼,也有“怨恨”。他注意到,黃韜冒雨回到教室時,僅有寥寥數名學生。“假設黃韜晚點再去,被打時會有更多的學生幫忙攔著,不至于受傷這么嚴重。”陳琛說,“恨他太敬業了”。

但陳琛明白,“假設”不會成立。黃韜曾在一次閑聊中講,在其心中,教育工作的分量最重,而家庭要排在第二。“因為工作的事,黃韜和妻子也會偶爾爭吵。他太忙了,早出晚歸,顧得了工作,就沒法顧家庭太多。”陳琛說。

“太可惜了。”負責學校初中部衛生工作的一名大爺談起黃韜,忍不住嘆惜。“人很善良,沒有一點惡念。”大爺說,自己在樓里樓外搞衛生,和黃韜“天天碰面”,后者都會主動給他打招呼,滿臉帶笑,“從不擺架子”。

多名熟識黃韜的受訪學生說,其認真、負責并且溫柔。張薔曾跟著黃韜上過兩年政治課,她認為后者“教學水平高,對學生好,有問必答,不推辭,會犧牲自己的時間守著學生背知識點”。

“黃老師幫我們排練節目,做背景的是他,幫我們看隊形、提建議和買水的也是他。”張薔回憶。另有學生講到,黃韜精通電子設備,各班教室里的電腦、攝像頭出了問題,均是他幫著維修。

據封面新聞報道,黃韜為學校優秀教師,也是全國青少年學生法治網絡大賽優秀指導教師。一名與黃韜共事的老師告訴澎湃新聞,這是黃韜第一次擔任班主任,“他是個好老師”,“平時大家關系處得非常融洽”。

黃韜也有“嚴厲”的一面。

張薔介紹,遇到學生違規,黃韜一定會加以“教育”,“但頂多就是打手,下手很輕”。黃韜任教班級的一名男生稱,若有學生上課不認真,比如講話、打瞌睡,“黃老師會讓學生站起來,直到下課”。

另有一名男生坦承,自己曾因為沒有完成作業,被黃老師“打過三次手板”。“還好,就一點痛的。犯了錯誤,就應該受到懲罰。”前述男生總結道,“這是老師認真負責的體現,他(黃韜)平時也很溫柔。”

小城發生的“傷人事件”,引發了當地對于“師生關系”的討論。與黃韜共事的一名老師原本不愿接受采訪,忍了一會,恨恨地甩出一句話來,“教到(顏某)這樣的學生,令人寒心。”

校外的攤販閑聊起此事,則為老師這一職業面臨的風險表達了“擔憂”。“老師教你讀書做人,怎么能打老師呢?”有攤販說,其孫女明年將要高考,提起這事,連連擺手,說“她不想做老師了,這太嚇人了”。

10月26日、27日,恰逢周末,不少學生到醫院看望黃韜。重癥監護室外的空地上,擺滿了學生送來的鮮花和水果。有女孩子剛剛走出電梯門,見黃韜妻子在現場,忍不住哭了。“打傷老師的是學生,為老師哭的也是學生。”陳琛目睹了這一切,心生感慨。

“不管老師怎么教育學生,本質都是想讓你成才。”黃濤的一名學生說,就算被老師懲罰了,“可以私底下抱怨”,而不該過激傷人。

“我和兩個孩子在呼喚你”

悲劇發生后,黃韜的妻子盡力保持著“堅強”。丈夫受傷的次日,她在朋友圈寫道,“老公,你在里面聽得見我和兩個孩子的呼喚嗎?你求生的意志一定要強,不管將來怎么樣,我和兒子都不會嫌棄你;保住生命是第一,我和兩個孩子在呼喚你。”同時,她也會在黃韜所在的班級群里“強忍悲痛”,鎮定地“安慰”學生們,讓大家別擔心。

10月26日,澎湃新聞在仁壽運長醫院住院部6樓見到黃韜的妻子時,其已連續兩晚沒有睡覺。她只是安靜地坐著,直愣愣地望向對面的重癥監護室大門。一些親戚和老師在旁陪著,學生送來的花鋪滿了墻角空地。“我只希望他能夠脫離危險,其它什么都不管。”彼時,丈夫受傷的視頻已傳遍網絡,她將手機收了起來,不愿看到相關信息。

家人們都在焦急地等待黃韜醒來,但情況不容樂觀。10月28日,從成都而來的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專家向家屬介紹病情,說得最多的兩個詞是,“危險”和“保命”。

“病情相對穩定,但是沒有過危險期。只能說血壓、心率、脈搏(尚可),呼吸不是很穩定,需要依靠機器(幫助)。”專家說,情況一天比一天改善,但仍然處于昏迷狀況,很危險,“說完全改善,這不現實,保命都得半個月。”

令人更為擔憂的是“感染”問題。病人長久陷入昏迷之中,“肺部感染、營養衰竭,都是要命的事”。前述醫生稱,黃韜有糖尿病史,“血糖高了”,會讓“感染控制”面臨巨大困難。“后期的感染問題很惱火(嚴重),頭部受到開放性損傷。”醫生介紹,即便選用了市面上較為高級的抗生素,但也不能保證把病菌完全消滅。

“對于這樣的病人,我們都不談后面的事,就只談現在,就是保命,盡全力搶救——他還年輕。”說到這里,醫生頓了頓,說,“就像老師教學生一樣,都希望他們成才,醫生也希望病人都活過來。”“只有保住了命,才會有機會將后遺癥降到最低。”醫生稱,談病人以后的“自理能力”過早,“期望他(黃韜)能恢復到跟正常人一模一樣,這很難。”

11月10日,陳琛告訴澎湃新聞,黃韜已于8日被轉至華西醫院治療,目前尚未蘇醒。轉院時,黃韜妻子在朋友圈中發了一條狀態,“老公,我放下我最愛的兒子陪著你,你一定要跟著我的腳步走……我們一起平安到達。”

原標題:一次批評引發的暴力:仁壽被學生持磚砸傷的老師20天未蘇醒

【免責聲明】上游新聞客戶端未標有“來源:上游新聞-重慶晨報”或“上游新聞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與上游新聞聯系。

  • 頭條
  • 重慶
  • 悅讀
  • 人物
  • 財富
點擊進入頻道
點擊進入頻道

本周熱榜

汽車

教育

美家

樓市

視頻

北京pk拾赛车是正规的彩票吗 金融机构靠什么赚钱 深海捕鱼下载排名 天津时时彩彩经网 比较好的足球指数网址 天天电玩城手机版下载 福建时时彩开奖 白山麻将手机版 业余时间炒黄金赚钱 蚂蚁金服的基金赚钱吗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最小多少分 没有什么行业比期货更赚钱 河内五分彩走势图 北单比分直播360 零点棋牌下载链接 买彩票的方式赚钱 极速十一选五手机版